当前您在:湖南同志 > 湖南长沙同志 > 湖南同志婚恋困境:做同性恋是一条不归路
湖南同志婚恋困境:做同性恋是一条不归路
分类:湖南长沙同志 热度:

湖南同志婚恋困境:做同性恋是一条不归路

       湖南同志婚恋困境:做同性恋是一条不归路
       2012年9月13日,泉州关帝庙一影楼附近非常热闹,福建首对公开结婚的同志——24岁的陆忠和20岁的刘万强正在拍婚纱照。
  华声在线网友“美妙的人生”是一名同性恋者,已婚。近日,他在华声在线发帖,寻求离婚建议,想对妻子进行一定补偿。舆论一边倒地倾向于他的妻子。在同性恋者的异性婚姻当中,“同妻”越来越多地受到外界的同情和关注。
  据相关公益组织估计,我国约有3000~5000万同性恋者,在社会压力下,80%的男同性恋者最终选择了跟女性结婚,研究同性恋问题的专家张北川估计,“同妻”数量在1600万左右。近年来,“形式婚姻”在同性恋者中悄然兴起,一些人开始尝试与女同性恋者结婚,以应对父母和舆论压力。
  4月15日,本报《都市周末》创刊,首期便以4个版面重磅推出长沙男同报道,引发强烈反响。本周,《都市周末》记者再次走进湖南“同志”群体,了解他们不得不面对的婚姻问题。
  “形式婚姻”能否解除“同妻”痛苦?它会是当下中国同性恋者的最佳婚姻之路吗?“同志”与“同妻”的无奈与挣扎,让我们再次看到,生命的复杂、人类的困境与时代的难题。
  壹
      “同妻”是指同性恋者的妻子,她们本是异性恋女子,大多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同性恋者结婚,婚后多因社会压力、孩子而忍辱负重。85后女生陈芬(应采访对象要求,本文采访提及人物全为化名,下同)差点成为其中一员,幸运的是,男友向她坦白了自己的同性恋身份,她曾给男友改变的机会,却是徒劳,男友告诉她:“做同性恋是一条不归路。”
  “如果你给我机会,我就好好和你在一起,从此离开Gay圈。”
  陈芬和钟远认识快一年了,钟远是个比较温和的男生,陈芬也常常揶揄他不够Man。8月底的一天,当陈芬再次开玩笑说钟远比较腼腆,有点像Gay(男性同性恋者)的时候,钟远对陈芬坦白,他曾经和男生在一起过,也发生了同性性行为。
  “如果你给我机会,我就好好和你在一起,从此离开Gay圈。我真的没什么后悔的,唯一后悔的就是在感情上,我曾经的感情很不堪,我想重新来过。假如你从此和我分开,我就一条黑路走到底算了,反正我对其他的女人也没什么感觉。”钟远极力挽回这段感情,渴望开启一段新的生活。
  深夜2点多,挂完电话,陈芬哭了,不知所措。她叫醒了和她一起合租的好友李梦,两人聊了一整夜。李梦并不喜欢钟远,“自认为长得帅,其实是被身边的各种姐姐给捧出来的,事实上,没能力,没学识,没见解,不上进!”
  尽管如此,陈芬还是决定给他一次机会。钟远说他之前有过的同性情感,不过是“情感的寄托,肉体的发泄”。这十个字,陈芬深深地刻在了脑海里。
  “我宁愿他跟一个女的在一起,也不愿他再和Gay做朋友。”
  坦白后一个周末的上午,陈芬准备和刚刚毕业于湖南某传媒院校的钟远一起吃午餐,可钟远说要去姨妈家。
  下午,陈芬打电话给男友:“钟远,在哪呢?今天晚上还一起吃饭吗?”
  “我还在姨妈家看电视呢,晚上可能不能一起了。”将近五点,陈芬听到如此回复,心里顿时凉了一截。因为下午闲来无事,她翻看了钟远的微博主页,发现钟远的一个朋友用微博记录下了他和钟远两人在王府井星巴克喝咖啡的情景,发布时间正好是陈芬打电话的当口。陈芬知道,钟远的这位好友是一名男性同性恋者。
  晚上7点,钟远的电话不断地打过来,陈芬一个一个挂掉,和钟远在一起喝咖啡的朋友也打电话过来解释。
  最终,陈芬接起钟远的电话,钟远说:“他是我弟弟。”
  “对啊,谁都是你弟弟,只要是个Gay就可以是你弟弟。”陈芬很气愤。
  “我根本就不想听他的解释,在我看来,这真的很多余,我宁愿他和一个女的在一起,也不愿看到他再和一个Gay做朋友啊。”陈芬说,她知道上次钟远坦白,是为了表达自己的诚意,无论如何,他迫于家庭压力还是要结婚的。
  “同志是一条不归路”
  经历了星巴克事件,陈芬选择了和钟远分手,她记起钟远曾经对她说过,做同性恋是一条不归路,做一名男同比犯“七宗罪”要更甚,钟远说自己有太多的顾虑,来自家庭、朋友、爱人还有未来的道路。
  “其实看他的QQ、微博,他还是在和很多Gay联系,估计永远也断不掉,我们分开可能会好很多,要分就赶紧分,要断就赶紧断。”陈芬说。
  尽管忘不了两人在一起的日子,但陈芬分得果断、决绝。她对记者聊起了“同妻”,今年夏天四川大学女博士跳楼事件给了她很大的震撼。“在我最后的时刻,请让我破功诅咒你:画皮落尽,一世孤单!”6月15日,刚考上博士生的四川大学外国语学院韩语教师罗洪玲在微博上发出这样一句悲鸣后,结束了自己的生命。罗洪玲口中的“你”正是她法定意义上的“老公”,一名隐瞒了自己性倾向的男性同性恋者。
  “她们真的很可怜,在感情上受到挫败,在婚姻上得不到幸福感。”陈芬说,“像我们80后还好,但是七八十年代的女人,对同性恋者真的难以理解。当她们知道自己的老公是同性恋者时,肯定会崩溃,会受到很大的打击和伤害。”
 
       电影《春风沉醉的晚上》,在南京开小书店的王平背着妻子与男同性恋者姜城有染。
 
      电影《断背山》,季节性放牧结束,迫于世俗压力,杰克和恩尼斯不舍地与对方分离并各自结婚生子。
 
  贰
 
      陈芬是幸运的,但更多的同妻却没有选择的机会。国内研究同性恋问题的专家张北川在接受采访时表示,80%的中国男同性恋者会进入婚姻或已在婚内,人数约为1600万。张振便是这80%中的一位。结婚后,他和以往认识的“同志”朋友断绝了来往,但出于生理的原因,他每个月都会去找男性性工作者。
  “她人真的很好”
  三年前,张振和妻子丹丹结了婚,当时两人相识还不足半年的时间。尽管张振将满30岁,但哥哥和妹妹早已成家,所以父母逼婚也不是很强烈。丹丹的家人把丹丹介绍给了张振,看到丹丹,张振还是很欢喜,女方年轻,比他小了7岁,还说普通话。
  张振和丹丹谈了差不多6个月,期间也不再混迹同志圈,他说他进同志圈比较晚,也因为是“1”(男同性恋者中扮演男性角色的一方)的缘故,找一个女朋友除了心理上的感觉之外并没有什么不同。
  几年前,张振和丹丹在长沙最具盛名的五星级酒店举行了婚礼。其实两人的婚礼举行得很仓促。当时,张振所在的单位有一次福利性购房机会,可只有结了婚的职工才享有这一福利,张振问丹丹:“你想好了没,要不咱们结婚?”
  张振也坦言,要是丹丹不愿意,他也不会为了一套房子随便找一个人结婚。“她人真的很好”,张振不止一次说。
  每个月都会去找男性性工作者
  “我认为做‘0’(男同性恋中做被动角色的一方)的还是不要结婚的好,毕竟心里感觉太不一样了。你想,做1的喜欢抱着人睡觉,做0的却是喜欢被抱着睡觉,这结婚后像话吗?”张振说。
  而除了心理感觉不同,最困扰张振的就是“夫妻生活”。他十分不乐意去触碰这一领域,每周一次,总是草草完成任务。
  陈天宇,张振现在的性伴侣,是一名MB(给男性提供性服务的男性性工作者),一年前,张振在某“同志”聊天室里认识了陈天宇。每次去陈天宇那里,张振都必须先打电话进行预约,之所以找陈天宇,是不想再在同性圈里混,也不想找男朋友,张振不想给家庭增加累赘。
  陈天宇建立了一个QQ群,里面有20来人,除了他和另一MB,其余全是“顾客”。群成员“很多人是客户相互介绍来的新成员。”张振猜测。“每天去陈天宇那里的有10几个吧,10个是肯定有的,大部分是30-40岁,30岁以下的可以找BF,而40岁以上的陈天宇不愿意,年纪大了,要求也会比较特殊。”
  “有些号码是不能存在手机里的”
  张振说,结婚对于他来说,是提供了一个缓冲阶段,慢慢地从同性恋变成异性恋。
  尽管张振一直强调婚后自己的改变,但那只是尽可能少地触碰“同志”圈,好比去找那位MB,在张振看来,自己找的次数少了便是一种改变,但要他彻底断掉,根本不可能。
  他喜欢现在的家庭,他喜欢有子女的生活,但他也喜欢男性。他的转变更多的是为了维持现在的婚姻,他不能让自己是“同志”的事实让妻子知道,更不能影响到孩子。他的孩子不满一岁,保持这个秘密,他不得不小心翼翼。张振很累,这种矛盾是他痛苦的根,也是这个群体最纠结的所在。
  当记者问到陈天宇的电话号码时,张振不看手机,不假思索地报出了一个手机号。他和丹丹在婚前有一个约定,彼此不看对方的手机信息和QQ等聊天记录,“但有些号码是不能存在手机里的。”
  叁 同性恋者的异性婚姻不仅给“同妻”造成巨大的伤害,自身也很痛苦。而“同志婚姻”不仅在国内暂时行不通,在国外也饱受争议。于是,近年来,男同性恋与女同性恋的互助婚姻模式——“形式婚姻”悄然兴起。在刚刚过去的8月,湖南娃牛骁领了结婚证,对方是一名女同。
  母亲在南湖广场突然发飙
  今年端午,在长沙某高校做行政的牛骁回岳阳陪家人过节,他是一个恋家的孩子,每个月总要抽几天时间回家。但是,儿子归来并不是大家想象的其乐融融的团圆场景,这其中掺杂着逼婚与训斥。
  晚上,牛骁陪家人在岳阳南湖广场散步。广场上一对对情侣牵着手,也有不少年轻父母穿着情侣服带着小孩在玩闹。突然,牛骁的母亲把叔叔(牛骁爸爸的弟弟)扯到一边,指着人群中的情侣大声说,“就是你,你看别人一家多幸福。从来就不带个好样,那么晚才结婚,搞得牛骁一点都不积极……”
  牛骁的叔叔到40岁才娶老婆,牛骁的母亲一直认为牛骁之所以不结婚,是因为他叔叔带了个坏头,她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儿子是名“同志”。
  每当母亲说叔叔的时候,牛骁只好默默地坐在一边不发一声,不然母亲的爆发会更强烈。牛骁也一直觉得在结婚这事上特别对不起父母亲,30岁的他已经有一个稳定的工作,学校的待遇不错,他也在省城买了房,可“立业”之后,“成家”却一直没个影。
  “生活已经够不如意了,何必再委屈自己呢”
  半年前,牛骁结束了一段爱情,他的前男友是他所在学校的一名博士。今年春节,这名博士走进了婚姻的殿堂。事实上,牛骁最长的一段感情有两年多,当时的对象是一家知名房企的营销总监,两人在健身房认识,慢慢熟络,开始走向“暧昧”。而当时,这名营销总监的儿子已经两岁了。
  牛骁并不介意对象是已婚人士,但他坚决拒绝和有正常性取向的女性结婚。“生活已经够不如意了,何必再委屈自己呢。” 为此,牛骁一年前就开始寻求走“形式婚姻”的路子,顾名思义,这种婚姻只有形式,而无实质内容,这是由男女“同志”组成的没有性关系的形式意义上的家庭。
  牛骁加了长沙的几个“形婚群”,发了自己的简要介绍和需求后,QQ上弹出很多“好友申请”的消息,这些人都是女“同志”(俗称“拉拉”)。
  通过QQ聊天,牛骁在去年认识了一位“拉拉”,现实生活中接触了一段时间,两人最终还是没有走向形婚家庭。“她看起来太爷们了,打扮完全是男性化的,特别‘阳刚’,这不明摆着向家里‘出柜’(向家人表明自己是名同性恋者)吗。”
  除此之外,那名女同志不愿意要小孩。而这是牛骁最为需要的。
  “最基本的问题谈拢了,其它都可以婚后再谈”
  今年8月,牛骁和另一位“拉拉”走进民政局,办理了结婚证,只是到现在还没有在一起生活。她和牛骁并没有商量具体的婚后生活细节,只是要求彼此在需要对方出面的场合一定要在一起,并且生一个小孩,但采用何种方式,他们并没有明确。
  牛骁认为,只要最基本的问题谈拢了,其它都可以婚后再谈,没什么大问题。他规划着自己和女方各自拥有伴侣,四个人在一套房子里像朋友一样生活的场景。
  “这是一种妥协。”牛骁说,要是没有家人的相逼,要是没有同事的看法,他不会走上这条道。
  而牛骁之前认识的“拉拉”已经结婚,对这位拉拉来说,与老公的性生活是最绕不过的一道坎,也意味着不堪与屈辱。“虽然老公常年出差,但我还是特别排斥和老公发生性行为,简直像在受刑。”
  声音
  同性恋问题专家张北川:
  是否选择形婚是个人权利
  对于男同这个人群,婚姻压力可能是普通人难以想象的。这种情况有很多方法来避免,形式婚姻是在特殊文化背景下、特殊时代里,人们解决问题的方法之一。中国的主要人口还是农村人口,在农村不结婚会被看成有病。“形婚”既是无奈的,又是积极的。我在1996年就接触过“形婚”,两人周末时互相到对方家里看看父母,缓解了很多压力。
  很多同志给我写信,说不能伤害一个无辜的善良女性,“形婚”就不至于造成这样的伤害。这是在特殊的社会压力下,保护别人也保护自己的方法。“形婚”是无奈之中的一种抗争方式。
  形式婚姻有时候是比较快乐的,但是可以想象,这种快乐和一般男女自由恋爱进入婚姻的快乐绝对不是一个层面的。对于“形婚”,我们既不应指责也不应反对。是否选择“形婚”是个人权利。
  网友“勇敢的同志”:
  形式婚姻远没想象的那么美好
  形式婚姻,让很多同志向往,但是,我必须提出其中的隐忧。
  形式婚姻对亲人无疑是欺骗的,因此,在亲人面前必须做出像夫妻的样子,才能够达到预期的目的!这需要投入很多。因为是夫妻,接踵而至的责任马上跟着到来,稍为不慎,很容易引起新的人际关系矛盾,导致父母不满意,亲人不满意,朋友不满意。
  时间再长些,配偶必然在父母面前出问题,好比生育孩子、经济问题等。另外,走形式婚姻的同志,肯定还想同性爱情。作为一个结婚的同志,你拿什么向配偶证明爱情是真诚的?这给同性爱情留下多少隐患?
  同志想用形式婚姻来减轻压力,这个可以理解!但形式婚姻只是解决眼前的问题,日后的问题并没有解决,很容易产生新的问题,并不值得推崇,其作用远远没有某些同志想象的那样美好。
  记者手记
  解救“同妻”、解放“同志”,
  最需要的是社会的包容和理解
  中国有句老话——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就算过了父母一关,一个人若是终生不娶,也会被视为身心有问题,饱受周围人的闲言碎语。婚姻是同性恋者无法逃避的问题,结不结婚、跟谁结婚成了一个痛苦的选择,因为它决定了两个人、甚至是两个家庭的未来。
  1600万人不是个小数目,“同妻”们在无性婚姻的冷暴力中默默挣扎。其实,这样的伤害并不是选择异性婚姻的男同性恋者乐意看到、恶意为之的。就像钟远和张振,他们都曾强迫自己去改变,尝试着去接受异性,以满足父母的心意,避免周围人异样的眼光。我相信他们的决心是真诚的,只不过违逆天性的努力并不成功,结果压抑了自己,也给对方造成巨大的精神伤害。
  异性婚姻不可取已经是很多同性恋者的共识,于是,“形式婚姻”作为一种新的婚姻尝试开始在同性恋者中出现。支持者认为它为同性恋者赢得自由,反对者认为这不过是个新的谎言。不管怎样,像牛骁这样的形婚可能过于草率,没有经过细致商量的婚姻虽然解决了暂时的逼婚问题,却没办法预防未来的家庭矛盾。
  形式婚姻是同性恋者的无奈选择,要想解救“同妻”,解放“同志”,最需要的还是社会的包容和理解。
上一篇:【湖南同志】男同性恋向直男表白的后果 下一篇:【湖南同志】社会防艾是没有硝烟的战争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